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雜家 > 生活百科 > 宗教哲學

宗教現象學與宗教史事

時間:2020-01-17  來源:  作者:

通常的宗教哲學也要依循歷史的東西,依循宗教史事。但是,通常的宗教史的提問是否切中了宗教自身的本真對象呢?只要未曾確定,宗教史的理解與本真的宗教哲學的即現象學的理解就是一回事。

人們會說,通常的宗教哲學也要依循歷史的東西,依循宗教史事。但是,通常的宗教史的提問是否切中了宗教自身的本真對象呢?只要未曾確定,宗教史的理解與本真的宗教哲學的即現象學的理解就是一回事,那么就完全不能夠說,宗教史事可以為關于宗教的哲學(現象學)提供材料。在什么意義上宗教史事的材料僅能作為處于尋求中的宗教哲學的起點?這是一個我們目前還不能予以斷定的問題;但具體到對于一切精神史的生長而言,這卻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今天的歷史哲學并未對實在的歷史研究提供出任何有效的東西——情況恰恰相反。而通過一種哲學將這一滑稽狀況予以濃縮,這就是斯賓格勒的“功績”所在。只有從具體的歷史科學本身出發,方能獲得歷史哲學的問題。

宗教史事

那么,宗教史的材料就可用于現象學嗎?宗教史事本身究竟以何種方式裁量(angemessen)它的對象呢?人們似乎可以說:如果宗教史出自宗教的周圍世界[(環境,umwelt),(如像出自當代史那樣)]去闡明宗教性,那么人們怎么能夠指責宗教史沒有抵達(erreicht)它的對象呢?宗教史表明,作為客觀的、擺脫了預斷和成見的科學,只有基于同時代的史料所提供的那種感性數據,它才會不依賴于所有當代的趨向。然而,這一舉證只具有一種表面的合理性。一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還有待于獲得確證。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反駁:只要人們對于引導性的先執并不具有明見,那么一切歷史科學的客觀性和客觀歷史的理解就不會提供任何保障。

還需要指明,所有歷史理解的動機從來都是由實際生活經驗①所喚醒的。歷史科學的任務就只是通過形式化的構造和嚴格的方法去運用實際生活經驗。理解趨向是出自活生生的當代而生長起來的,那么科學中的這些趨向就只是經由一種“確切的”方法而構成的;“方法的確切性”并不為正確的理解提供任何保障。方法上—科學上的配備(依據嚴格文獻學方法的史料批評)可以是充分完好無缺的,但引導性的先執(leitende vorgriff)依然可以錯失本真的對象。即便如此,當其經歷了一種現象學的拆解以后,當代的宗教史事還是為現象學提供了許多有用的東西。只有經過這種拆解,宗教史事才能夠為現象學所用。濟南固定式升降機

這樣,宗教史事就起著一種重要的預備作用;但它的所有概念和結論同樣都需要經過現象學的拆解。但這遠不是對于這樣一種情境的闡明,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作為理解之支點的現有材料就出現于這一情境之中。關鍵的東西是引導性的先執,而歷史學家自己對此是沒有自覺的,這種先執也就是已然引發著提問的那種趨向。

▲圖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貴在分享,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

分享到:0

關鍵詞:宗教史事,中國傳統文化

上一篇:宗教現象學與宗教史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宗教哲學的任務和對象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