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朝代 > 明朝 > 文化

《明夷待訪錄》首篇《原君》部分

時間:2014-03-11  來源:www.wbaeuw.live  作者:lh

《明夷待訪錄》是明末清初的大儒黃宗羲的政治思想的主要表現,是一本批判君主專制,主張民主自由的一本著作。

    《明夷待訪錄》是中國的“人權宣言”,對后來的梁啟超、譚嗣同乃至康有為等人影響至為深遠。梁啟超曾自述道:“梨洲有一部怪書,名曰《明夷待訪錄》,這部分是他的政治理想。”
 

明夷待訪錄


    【原文】部分
    有生之初,人各自私也,人各自利也;天下有公利而莫或興之,有公害而莫或除之。有人者出,不以一己之利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為害,而使天下釋其害;此其人之勤勞必千萬于天下之人。夫以千萬倍之勤勞,而己又不享其利,必非天下之人情所欲居也。故古之人君,量而不欲入者,許由、務光是也;入而又去之者,堯、舜是也;初不欲入而不得去者,禹是也。豈古之人有所異哉?好逸惡勞,亦猶夫人之情也。
    后之為人君者不然。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于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于己,以天下之害盡歸于人,亦無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始而慚焉,久而安焉。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享無窮;漢高帝所謂“某業所就,孰與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覺溢之于辭矣。此無他,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今也以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曾不慘然。曰:“我固為子孫創業也。”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為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嗚呼!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
   
    【譯文】
    人類社會開始之后,人都是自私的,也是自利的。社會上對公眾有利的事卻無人興辦它,對公眾有害的事也無人去除掉它。有這樣一個人出來,他不以自己一人的利益作為利益,卻讓天下人得到他的利益;不以自己一人的禍患作為禍患,卻讓天下人免受他的禍患。那個人的勤苦辛勞,必定是天下人的千萬倍。拿出千萬倍的勤苦辛勞,而自己卻又不享受利益,這必然不是天下常人之情所愿意的。所以古時的君主,考慮后而不愿就位的,是許由、務光等人;就位而又離位的,是堯、舜等人;起先不愿就位而最終卻未能離位的,是大禹了。難道說古代人有什么不同嗎?喜好安逸,厭惡勞動,也像常人情況一樣啊。
    后代做人君的卻不是這樣了。他們認為天下的利害大權都出于自己,我將天下的利益都歸于自己,將天下的禍患都歸于別人,也沒有什么不可以的。讓天下的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將自己的大私作為天下的公利。開始時對此還覺得慚愧,時間久了也就心安理得了,將天下看作是廣大的產業,把它傳給子孫,享受無窮。正如漢高祖所說的“我的產業所達到的成就,與二哥相比,究竟誰多呢?”他的追逐利益的心情,不知不覺已流露于言辭了。這沒有其他原因,古時將天下看成是主,將君主看作是客,凡是君主一世所經營的,都是為了天下人?,F在將君主看作主,將天下看作是客,凡是天下沒有一地能夠得到安寧的,正是在于為君主啊。因而當他未得到天下時,使天下的人民肝腦涂地,使天下的子女離散,以增多自己一個人的產業,對此并不感到悲慘,還說:“我本來就是為子孫創業呀。”當他已得到天下后,就敲詐剝奪天下人的骨髓,離散天下人的子女,以供奉自己一人的荒淫享樂,把這視作理所當然,說:“這些都是我的產業的利息呀。”既然這樣,作為天下最大的禍害,只是君主而已!當初假使沒有君主,人們都能得到自己的東西,人們都能得到自己的利益。唉!難道設立君主的道理本來就是這樣的嗎?
 

分享到:0

關鍵詞:《明夷待訪錄》,《明夷待訪錄》原文

上一篇:王夫之的思想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學術史專著——《明儒學案》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