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朝代 > 清朝 > 文化

談狐說鬼之《聊齋志異》的藝術成就

時間:2014-01-15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  作者:cy

《聊齋》除了對唐代傳奇情節曲折、敘寫委婉、文辭華麗等特點的繼承,又有對其的超越,具體表現在:一是從故事體到人物體,注重塑造形象;二是善用環境、心理、等多種手法寫人;三是具有明顯的詩化傾向。

  清朝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在藝術上代表著中國文言短篇小說的最高成就,它博采中國歷代文言短篇小說以及史傳文學藝術精華,用浪漫主義的創作方法造奇設幻,描繪鬼狐世界,從而形成了獨特的藝術特色。
 

朝代文化
 

  具體說來,《聊齋志異》的藝術成就可綜合體現為以下幾點:

  用傳奇法,而以志怪

  魯迅說:“聊齋志異雖如當時同類之書,不外記神仙狐鬼精魅故事,然描寫委屈,敘次井然,用傳奇法,而以志怪,變幻之狀,如在目前”(《中國小說史略》)。這里明確指出了《聊齋志異》一書而兼志怪、傳奇二體的特色。“用傳奇法,而以志怪”不能簡單理解為“用傳奇的筆法去表現志怪的題材”,其實,蒲松齡對志怪傳統和傳奇筆法既有繼承又有超越。

  情節離奇曲折,富于變化

  《聊齋》每敘一事,力避平鋪直敘,盡量做到有起伏、有變化、有高潮、有余韻,一步一折,變化無窮;故事情節力避平淡無奇,盡量做到奇幻多姿,迷離惝恍,奇中有曲,曲中有奇。曲是情節的復雜性,奇是情節的虛幻性,曲而不失自然,奇而不離真實,這是《聊齋志異》藝術力量之所在。

  善用多種手法塑造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

  1、賦予花妖狐魅形象以“物的自然性”和“人的社會性”?!读凝S志異》所寫鬼狐花妖,作家一方面賦予它們以人的社會性,另一方面又保持它們某種自然性,寫得狐有狐形,鬼有鬼態,從而顯得牛趣盎然。如虎精苗生的粗獷(《苗生》),牡丹精葛巾的芳香(《葛巾》),蠹魚精素秋的善讀書(《素秋》),鼠精阿纖的善積粟(《陶纖》),蜂精綠衣少女的細腰(《綠衣女》)。這就不僅使人物性格特點突出,而且使讀者有鮮明的形象感受。

  2、通過主要特征和生動細節寫人?!读凝S志異》刻劃人物時或通過人物的聲容笑貌和內心活動,或通過生物、準確的細節,往往寥寥數筆,便能形神兼備。

  3、善用環境描寫映襯人物。比如《嬰寧》,處處用優美的自然環境來襯托人物:村外的“叢花雜討”,門箭的絲柳垂蔭,墻內的“桃杏、修竹”,門前的夾道紅花,窗下的海棠繁葉,庭中的豆棚瓜架,使得人物與環境十分和諧,相得益彰。

  《聊齋志異》的語言既具有方言文的簡練、典雅練、典雅,又不失小說語言的生動形象

  語言精粹而內涵豐富,不僅熔鑄了古文語言的精粹,同時還吸收了民間文學和群眾口語乃至方言的精華?!读凝S志異》人物語言的個性化特征也十分突出。同時注重把古語、俚語熔鑄成生動活潑的對話,逼真地表現了人物的音容笑貌。

  總之,《聊齋志異》在語言的運用上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它使文言語匯產生活力,生動活潑地表現了現實生活。因而在我國傳統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并堪稱為中國古典文言短篇小說之巔峰。

分享到:0

關鍵詞:中國傳統文化,傳統文化,清朝,聊齋志異,蒲松齡

上一篇:晚清四大譴責小說的思想內容與藝術特色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中國古典文言短篇小說之巔峰——《聊齋志異》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