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朝代 > 南北朝 > 文化

南朝樂府民歌的代表作——《西洲曲》

時間:2013-12-31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  作者:cy

《西洲曲》五言三十二句,是南朝樂府民歌中少見的長篇。全文感情十分細膩,“充滿了曼麗宛曲的情調,清辭俊語,連翩不絕,令人‘情靈搖蕩’。”《西洲曲》可謂這一時期民歌中最成熟最精致的代表作之一。

  《西洲曲》是南北朝時期的南朝樂府民歌名,最早著錄于徐陵所編《玉臺新詠》?!段髦耷肥悄铣瘶犯窀柚凶铋L的抒情詩篇,歷來被視為南朝樂府民歌的代表作。沈德潛稱其“續續相生,連跗接萼,搖曳無窮,情味愈出”,陳祚明則謂之“言情之絕唱”。詩中描寫了一位少女從初春到深秋,從現實到夢境,對鐘愛之人的苦苦思念,洋溢著濃厚的生活氣息和鮮明的感情色彩,表現出鮮明的江南水鄉特色和純熟的表現技巧。
 

中國傳統文化
 

  《西洲曲》的結構

  《西洲曲》最早出現在南朝梁徐陵所編輯的《玉臺新詠》之中。宋郭茂倩《樂府詩集》把它收入《雜曲歌辭》。在編輯、流傳的過程中可能是經過文人加工過的。這首詩既保留了民歌的淳真本色和生活氣息,又具有精致巧妙的藝術表現方式。此詩大致可分為三層:第一層為前六句,寫了少女憶梅思人,重游西洲。第二層為中間部分,描寫了少女從夏季寫到秋季的種種行為動作,反反復復地表達了對情人的思念、期盼、憐愛之情。第三層為最后六句。

  《西洲曲》的藝術特點

  一、《西洲曲》最突出的藝術特點是把具有季節特征的景物描寫與人物的動作描寫有機地融合在一起,極為深摯而曲婉地表達出了纏綿悱惻、刻骨銘心的相思之情。梅花、伯勞、紅蓮、飛鴻等意象的選擇都有季節性的景物特征,也帶有江南水鄉明麗鮮艷的色調,構成了一幅色調鮮明婉媚的圖畫,既襯托了少女婉媚動人的形象,也為情思的展開創造了一種物境。同時,《西洲曲》也是以景寫情,甚至讓人無法辨識何為景語,何為情語。但最具特色的還是化抽象為具體的以動作表情的寫法,憶梅、折梅、寄梅、開門、出門、采蓮、弄蓮、置蓮、憶郎、望鴻、上樓、垂手、卷簾等一系列的動作,把少女堅貞不渝的愛情和連綿不斷的相思之情極為深婉而生動地傳達出來,巧妙而細膩地描摹出了少女的情感世界。

  二、《西洲曲》具有一定的情節性,它以季節的變化推移為情節的展開線索,但根本還在于抒情。連綿不斷的情思是詩歌內在的抒情主線。詩歌還運用了頂針鉤句的手法,形成了句句相承、段段相綰、連綿不斷的連環鉤連式的主體結構,這也便于表現少女纏綿悱惻的相思之情。在修辭上,詩中使用了頂針、鉤句、比喻、諧音雙關等。頂針之處如“樹”“蓮子”“鴻”“樓”等;鉤句之處如“樹下即門前,門中露翠鈿”、“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等;比喻之處如“杏子紅”、“鴉雛色”、“清如水”等;諧音雙關之處如“蓮子”諧“憐子”、“蓮心”諧“憐心”等。種種修辭手法的運用既體現了南朝民歌的語言特色,也增強了詩歌的藝術表現力。

  另外,《西洲曲》清新淳樸的語言、婉轉和諧的韻律以及細膩真摯的情感無不顯示出民歌的特色?!段髦耷匪囆g魅力自不容置疑,但與一般南朝樂府民歌不同的是,《西洲曲》極為難解,研究者甚至將之稱為南朝文學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欲了解更多朝代文化與成就,歡迎登陸中國傳統文化網。

分享到:0

關鍵詞:中國傳統文化,南北朝,南朝樂府民歌,西洲曲,南北朝文化

上一篇:樂府詩雙璧之《孔雀東南飛》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木蘭詩》的藝術成就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