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朝代 > 西晉 > 文化

西晉時期的禮樂

時間:2013-12-26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網  作者:cy

禮樂在維護社會秩序方面的重大功效實在是不可或缺的,西晉的禮樂制度受到了挑戰,我們就看到了這種魏晉風流之后的種種丑聞。傳統禮樂的黯然失色,反倒成就了西晉的風流,成就了中國歷史上第一無二的風流文化。

  我們知道,禮樂可謂儒家救治社會弊端所開出的藥方。禮——凸顯等級差別,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樂——淡化等級差別,是體察民情,與民同樂。儒家原本只是諸子百家中平凡的一員,至董仲舒罷黜百家的獨尊儒術之后,禮樂上升為皇家統治天下的根本大方針,在社會各個層面上宏觀調控,所以歷朝各代的統治者紛紛繼承沿用。但是,禮樂制度沿用至西晉卻受到了挑戰,神圣色彩似乎略顯消退。
 

中國傳統文化
 

  西晉始于三國的統一,迄于冗長的內訌和外族入侵,歷時五十一年。在戰火紛飛、政權更迭頻繁的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還勉強維持了一段短暫的統一。甫一上臺,司馬氏就以名教為武器治理天下,尊儒崇文,為西晉立國的基本國策,興儒學、修禮樂、存教化、明尊卑成為鞏固政權的手段。

  開國君主司馬炎稱帝以后,就以“將種”為恥,卻以儒學傳家自詡,立刻將規范禮律官職,創立朝儀作為當務之急。這種政策的確具有強大的凝聚力,禮樂的力量迅速發揮作用,滲透到了民間,倡導了人民的價值取向,元代編撰的《二十四孝》中就屬晉朝人最多,楊香扼虎救父、王祥臥冰求魚、吳猛恣蚊飽血、潘岳棄官奉親這些故事都發生在西晉。同時也讓傅玄、張華等一大批晉初文人選擇了投身權要的政治態度,傅玄批評曹魏人主“好法術”、“慕通達”導致了“綱維不攝”,實際上就是扭轉曹魏以來的通達、輕儒之風,而恢復儒學風尚。這種特殊的政治態度又驅使他們背離追求獨立、師心使氣的正始詩風,文學創作中滋生出熱衷功名、追求榮華的躁進之氣。

  但是不久之后,禮樂的價值導向就漸漸脫力,最明顯的原因就是西晉統治者自己立身不正。他們既是規則的建立者又是踐踏者,他們自己使儒家倫理秩序失去了說服力。魏末20年,簡直就是司馬氏祖孫三代有預謀、有步驟的篡國奪權史,所以以儒家推崇的君臣關系來評價,司馬氏得西晉,完全是不仁不義的“非禮”之舉。但這只是一個開端,即使沒有對外戰爭,這個朝代的上層統治集團的權力之爭同樣充滿殺氣,之后的立嗣騙局,八王奪權,連年戰爭,還奢談什么體恤民情與與民同樂?

  一次次的揭穿了西晉統治者信奉儒家禮樂的虛偽性,這對于以名教治天下的西晉統治者無疑是最大的諷刺,也使以名教禮樂思想為宗的一代人內心信仰崩潰,但也在無形中松弛了倫理秩序鉗制在人心中的枷鎖。欲了解更多關于朝代、民族、文化等方面的知識,歡迎登錄中國傳統文化網。

分享到:0

關鍵詞:中國傳統文化網,西晉,西晉時期的禮樂,西晉文化,西晉禮樂

上一篇:西晉文學的特征與傾向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西晉詩文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