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民族 > 裕固族 > 主要人物

裕固族詩歌的拓荒者——賀繼新

時間:2013-12-22  來源:傳統文化網  作者:rjp

  受發達的傳統口頭文學的沾溉和草原自然與文化環境的滋養,裕固族向來不缺乏詩人。俯拾即是的優美詩句如草原上流淌的高山雪水,星羅棋布的海子湖,純凈迷人,融入牧民的日常生活。在草原歷史文化大背景下孕育成長的裕固族當代文學創作同樣以詩歌見...

  賀繼新,裕固族,男,中共黨員,1957年2月出生,系甘肅省肅南縣蓮花鄉人。是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協會會員、甘肅省作家協會理事。作者自1981年發表作品以來,先后有《風啊,別把他搖醒》等三首詩獲國家級獎,有20余首詩獲省級獎。詩集《火苗在一堆干柴上舞蹈》收集了作者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近百首詩歌作品。它的作品多以裕固族生活為題材,表現作者對美好生活的真誠渴望。

  黝黑、沉靜,思索時專注,熱情、真誠的微笑總也抹不去眼瞼下那縷淡淡的詩人式的憂郁。這就是裕固族詩人賀繼新。從廣闊的草原步入神圣的詩壇,在當代裕固族牧民中,他當屬第一人。抑或說,就是這位牧民詩人,掀開了裕固族當代作家文學的序幕。

  創作伊始,賀繼新既無任何創作理論的支撐,也無現成的模板可以借用,正是他自小便耳聞目睹、縈繞于心的那些民間歌謠、民間演義、民間故事給了他靈感,滋養了他?;仡檮撟髦?,詩人亦稱自己最初的詩歌為“民歌體詩歌”。

  因為喜愛,詩歌成了他放牧生活之外的全部。雖然詩歌創作要比割芨芨草、拔蒿子難得多,但他樂在其中,從未想過放棄。他常常為一個景物的描述,心理狀態的構建和韻腳的選用,甚至一個詞語的取舍,徹夜難眠、不思飲食;有時在睡夢中有了新的構想,也要趕緊下炕寫上幾筆。日子久了,難免有人認為他這是自討苦吃,勸他打消創作的念頭,成家好好過日子。他以牧人寬厚、豪爽的胸懷,坦然面對著他人的關切抑或不解。

  周圍的勸告他可以置若罔聞,但家中的瑣事卻不能置之度外,他的好多詩篇就產生于放羊、拔蒿子、割芨芨草、打白刺等勞作生活的縫隙中。炎熱的蓮花灘,太陽像火盆,熱得人喘不過氣來。但他咬著牙,趴在草蔭下不停地寫呀、寫呀;天冷了,他便在灘上點燃一堆芨芨草,就著火錘煉著詩句。每天夜里,他在昏黃的油燈下伏案疾書,冬天,手腳凍麻了,他便縮進被窩里接著寫。

  邊勞作邊創作的生活自然是辛苦的,但對詩人而言,“苦的倒不是干活兒,而是心靈上的折磨……總覺得越寫越難,難就難在怎樣超越自我,向更高的層次發展。”為了寫出好的詩歌,他參加過形形色色的講習班、函授班及不同層次的筆會,也不止一次地拜訪過藏族詩人丹真貢布、伊丹才讓,裕固族現代民間詩人屈大卿和裕固族民間老藝人恩欽才楞等前輩,從他們身上汲取文學創作的養分。

  作為裕固族詩人,他時刻銘記蒙古族著名作家瑪拉沁夫說的一句話——一個民族可以沒有自己的皇帝,但不能沒有自己的作家、詩人。由此,他的詩歌不僅凝結著一個民族詩人對祖國和人民命運的深切關注,也傾注了他對民族和家鄉的深深摯愛。有關暮年慘痛的裕固族孤寡老人、為生活而長年累月勞作在井底的礦工、一門心思為裕固族人民服務的公仆、辛勤的園丁等詩篇都是他的最愛。

  可以說,賀繼新是裕固族詩歌的拓荒者,在傳統和民族詩藝中彰顯出自己的個性和靈感;妥清德的詩歌是銜接裕固人傳統和現實的一座橋梁,把現代技法有機內化到傳統詩藝中,使民族文化特色和現代氣息融會貫通。他的詩歌有傳承發揚本民族口頭文學和填補裕固族作家文學空白的雙重意義。

分享到:0

關鍵詞:裕固族文化,民族文化

上一篇:沒有了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裕固族作家——杜曼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