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民族 > 普米族 > 文化

普米族“山岳生態文化”形成的客觀條件

時間:2013-12-20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  作者:cy

生存方式上的成功實踐使普米人對山情有獨鐘,如果說高原雪域是普米族形成的歷史舞臺,那么云嶺中部則是普米族山地經濟發展的重要舞臺。由于長時間處于與各民族的文化沖突、調適、融合中,這反過來又極大地豐富和升華了普米族的民族文化內涵。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普米族的歷史是一個對自己的生存方式進行不斷追求、探索和調整的歷史,最終他們在蘭坪找到了自己科學合理的生存方式,找到了合理利用自然資源的山區經濟發展模式,最終形成了獨特的民族文化——“山岳生態文化”。
 

民族文化
 

  普米族是羌之遺裔,祖先居住于江河源頭的青海玉樹地區,而古羌人即為“牧羊人”,是典型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對水草的追逐為首要之事。江河源頭有遼闊的草原、神秘的雪山,與山河之間長期處于相互依存關系,在那里他們創造了輝煌的游牧文化。因此,雪域高原是普米族最初的生息之地。

  后來,隨著地區人口數量的增加,環境承載力的下降,他們不得不遷徒到四川甘孜、阿壩和涼山一帶,它居于當代學者稱之為“民族走廊”地區的中心地段,完成了普米族歷史上的第一次大遷徒。直到公元五世紀中葉由于受東南部農耕文化,即中國“主谷制”的影響,出于對自己生存方式的選擇,他們進行了第二次大遷徒,從川西向金沙江的寧蒗、永勝和麗江遷徒。在這期間普米族開始形成了自己的農耕文化。

  不幸的是,他們也同歷史上絕大多數西部各少數民族一樣,往往沒有吸收農耕文化的高生產技術來發展自己的畜牧業,更多的是改弦易轍使自己成為農民,將草地變成農田,這種屯田活動往往是與其居住的環境相沖突,是一種以犧牲環境和資源為代價的活動,最終造成生存環境的惡化。這種屯田活動為普米族第三次大遷徒埋下了伏筆。直到宋末元初,居住在甘孜中部、涼山南部以及滇西北金沙江一帶的部分普米族陸續向南遷徒,其中最遠者到達蘭州(今日蘭坪)境內,完成了普米族最后一次遷徒。

  普米族進入蘭坪時正是蘭坪礦產業開發的高峰時期,這期間納西古王國的木天王已在云嶺一帶(蘭坪境內)大量開采礦石、提煉白銀,當時的采礦冶金術已十分發達。蘭坪也因此而成為滇西北重要的經濟樞紐地區之一,成為諸多民族匯聚之地和各種文化交融的節點地區。隨著銀產量的提高,農業、工商業和運輸業也得到了迅速發展,這又一次給定居在蘭坪的普米族提供了多途徑選擇生存方式的巨大空間。

  然而,他們沒有為眼前的利益所動,而是吸取了三次大遷徒的教訓,選擇了以農耕和畜牧業協調發展,野生物種資源為補充的生存方式,走出了“以畜肥田,以草養畜”的路子。這期間大規模的礦業開發,正需大量的運輸馬匹,于是他們在畜牧交易過程中不但獲得了豐厚的經濟回報,也極大地提高了普米族經商理財的能力,最終走出了一條發展山區經濟的成功之路。

  正是上述合理的產業選擇,從而構建起了普米族“山岳生態文化”的基本框架。因而,在普米人的生存哲學中,世間萬物有靈,人是自然中的普通一員的理性思維,這不是對自然的征服,而是臣服。

分享到:0

關鍵詞:中國傳統文化,民族文化,普米族

上一篇:沒有了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普米族獨有的山岳生態文化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