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朝代 > 東晉 > 文化

東晉士人的家族觀念與儒學文化心態

時間:2013-11-11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  作者:中國傳統文化

東晉儒學作為一種根深蒂固的文化型態,對士人人格的建構產生了重大作用。它在批判玄風流弊的同時,強調忠孝仁義意識,固守家學傳承中的儒學內涵,推崇世族榮耀觀念。另外,儒學也由學術化滲透到社會生活各個層面,呈現出生活化的特點。

  永嘉之亂促進了中原士人向江南及西北地區的遷徙,也加速了南北、東西學術的交融。與西晉不同,南方門閥士人的地位不斷上升,這與晉元帝盡快取得他們的認同以立足江南的政治目的相關
  江南地區學風更趨保守篤實,盡管賀循、周玘等人在北上游宦期間也多少受到玄風的浸染,儒學的習慣性影響也不容忽視,如顧榮族子顧和居守孝道、不避權豪,糾察晉康帝皇后舅謝尚恣意殺人,又彈劾汝南王司馬統、江夏公衛崇為庶母守孝一事,足為江東世族以儒家立身為政的典型。庾預余姚人,為虞喜之弟,正是南士批玄的先鋒人物。因此,雖然北來士人帶來了強勁的玄學之風,但江南相對保守的儒學文化氛圍,又使得批玄的風氣也相應變強。

  東晉當局在安撫南土勢族的同時,也特別眷顧渡江的世家子弟。“名父之子不患無祿”即清楚的表明了他以閥閱為尊的觀念。王述重門第觀念,不許兒子王坦之與桓溫通婚。東晉勢族在標榜自身門第觀念的同時,其家學傳承也是體現文化身份的重要標志,儒學則是這一標志的重要內涵。余英時即指出:“(魏晉隋唐期間)儒家性命之學未弘,故士大夫正心修身之資,老釋二家亦奪孔孟之席。唯獨齊家之儒學,自兩漢迄近世,綱維吾國社會者越二千年,固未嘗中斷也。而魏晉南北朝則尤可視為家族為本位之儒學之光大時代,蓋應門第社會之實際需要而然耳!”

  魏晉時期儒學有玄學不可替代之處。拿玄學和經學來相比,玄學雖然在思維水平上高于經學,但在民族文化的核心層次及心理結構的結合程度上卻低于經學。這主要是因為玄學追求一種超越的精神境界,而經學則立足于人倫日用之常,玄學只能滿足知識分子的精神需要,而經學則可以普及到廣大的民眾中去??梢?,盡管頻頻見諸魏晉史乘的是關于談玄名士的記載,卻不能掩蓋儒學在這一歷史進程中維系家族傳統和向心力方面的作用。它對個體以及社會思想文化所具有的現實影響也不容忽視,眾多談玄高手亦恪守家禮、哀毀滅性的現象,都可從中得到解釋。

  東晉家學中以儒學為宗的較多,如太原王氏家學中多有儒風,早在西晉后期司馬越就曾要兒子司馬毗從王承學,說:“夫學之所益者淺,體之所安者深。閑習禮度,不如式瞻儀形;諷味遺言,不若親承音旨。王參軍人倫之表,汝其師之。”王坦之宣揚忠孝道,《晉書》本傳載其鎮廣陵之際上書說:“臣聞人君之道以孝敬為本,臨御四海以委任為貴。恭順無為,則盛德日新;親杖賢能,則政道邕睦。……祖宗之基系之陛下,不可不精心務道,以申先帝堯舜之風??刹痪葱拗恋?,以保宣元天地之祚?”史臣稱頌王坦之說:“騰諷庾之良箋,情嗤語怪;演《廢莊》之宏論,道煥崇儒。”即充分指出了其玄儒并參、強調用世的家風特色。

  因注重家聲,東晉士人對父祖功德的論定頗為看重。如桓溫、陶胡奴對袁宏《東征賦》為何不論列家君功勛的問難,即是顯例。穎川荀氏也有著悠久的儒學傳統,如荀崧為荀彧玄孫,王濟認為他“清虛名理,當不及父,德性純粹,是賢兄輩人也”,意在將其比作議論清當、柔而不犯的曹魏名臣袁侃,這其實也間接指出了他崇儒的品質。

分享到:0

關鍵詞:中國傳統文化,東晉文化,東晉儒學

上一篇:陶淵明詩作之特點(一)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沒有了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