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朝代 > 西晉 > 文化

西晉詩文

時間:2013-11-11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  作者:中國傳統文化

西晉士族的生活是優裕的,禮法的束縛是疏松的,全國統一以后,聞見也比三國分裂時擴大了。這些,使得一部分士族中人有條件去從事文化事業。西晉一朝雖極短促,但文化上的成就卻是巨大的。

  公元二六五年,司馬昭之子司馬炎取代魏室,建立了晉王朝,史稱西晉。此前蜀漢已滅。晉立國不久,又攻滅東吳,結束三國分裂,重新統一中國。但以司馬炎為首的統治集團,未能建立起良好的政治秩序,就沉湎于享樂,而司馬炎以曹魏宗室孤弱、不能救助王室為戒,分遣同姓諸侯統率精兵鎮守要地,又從另一面種下了禍根。他死后不久,就由一場宮廷內的權力之爭演變出宗室間的大混戰,史稱“八王之亂”。趁此機會,漢、魏以來大量內遷的北方少數民族的首領紛紛自立,摧毀了晉朝在北方的統治。西晉從立國到覆滅,總共只有大約五十年。

  晉朝建立統一全國后造就了盛大的事業和短暫的繁榮,原來就屢遭打擊的反對派更失去了存在的基礎。一般文學之士為了家族和個人的利益,紛紛向統治集團歸攏而成為其中一分子或權貴門下的賓客。于是士風發生了改變。正始士人的縱誕任情,多少包含著對現實不滿及拒絕與權勢者合作的意味。而現今的士人既然立身于統治集團之中,就不能不有所檢束??v或小有越規,也僅只是文人的風流。其個體意識在新王朝令人懾服的威勢下必然地發生了減退。

  文學同樣發生著變化。此前,無論是剛健明朗的建安文學還是隱晦曲折的正始文學,都充溢著內在的熱情,作品大多富有生氣和力度。因為建安文人和正始文人是在沖突與對抗中生活的,無論是追求建功立業,還是在被壓迫中痛苦掙扎,都可以說是自我意志與外部力量的抗衡。而西晉時期社會表面上是穩定的,文人自身的利益又與統治集團的利益一致,因而他們的生活就缺乏沖突與對抗,文學因而普遍顯得松弛而平緩,少有激動人心的力量。換言之,文學的“風骨”在這時明顯地減弱了。當然也有例外,左思、劉琨的詩歌是表現了沖突與對抗的,并且向來被譽為有風骨。不過,他們不是西晉文學的主流派。

  但是,西晉文壇并不冷落。無論作家還是作品的數量,都遠遠超出前代。尤其是詩歌,在士人生活中的價值進一步得到肯定,上層文士幾乎沒有不寫詩的,而在正始時期,詩歌創作在社會上層還沒有如此普遍。

  西晉文學也不是沒有繼承前人的地方。其實,導致西晉文學不同于建安、正始文學的原因主要是前面所說的社會環境的變化,而不是作家創作觀念的變化。表現人生的傷感仍然是文學的中心主題,文學的抒情性,在主觀意識上甚至比前代更為受到重視。陸機的《文賦》比前人更明白地說明了文學是感情活動的結果。只是由于社會的壓抑,作家缺乏對抗的意識,文學中感情往往只是表現為無奈甚至是空泛的低沉,很少有激烈、緊張、豐滿的內涵。而文學作為修辭藝術的一面,受到更多的重視,因此,建安文學追求華麗的傾向被發展到極端。語言明顯地趨向書面化,雕琢刻畫的功夫更深了。建安詩歌中出現的對偶現象這時也高度發展起來。使用偶句的普遍性,一首詩中偶句所占的比率以及對仗的工整程度,都遠遠超過建安詩歌。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寫景的成分在西晉詩中也有明顯增加,并且寫得更為細致工巧?!段男牡颀?middot;才略》稱陸機“思能入巧”《詩品》稱張協“巧構形似之言”,又稱張華“巧用文字,務為研冶”,主要都是表現在寫景方面,可見這是一種普遍的風氣。他們的作品缺乏壯闊的情懷,于細微處感覺卻很敏銳,能準確地捕捉景物的特點并加以精細的表現,這是前人未曾達到的,對于提高古詩的語言表現能力和審美價值無疑是重要貢獻。

分享到:0

關鍵詞:中國傳統文化,西晉文化,西晉詩文,西晉文學,西晉文化

上一篇:西晉時期的禮樂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沒有了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