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民族 > 獨龍族 > 主要人物

獨龍江畔一枝花——羅榮芬

時間:2013-12-19  來源:傳統文化網  作者:rjp

  筆名羅孟、阿羅,獨龍族。云南貢山人。中共黨員。大學文化。1985年至今在云南省社科院民族學研究所工作。助理研究員。1996—2000年曾任香港樂施會中國西南項目辦項目官員。200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調查筆記《自然懷抱中的紋面女》,隨筆《...

  羅榮芬,女,獨龍族,1962年10月出生。1981年從貢山一中考入中央民族大學中文系就讀,四年后獲文學學士學位。1985年進云南省社會科學院民族學研究所工作,現為助理研究員。近10年來,多次進怒江、獨龍江進行民族學田野考察,有多篇論文發表。此外,有人物采訪記、散文、隨筆等散見省級報刊。筆名阿羅、阿毀、羅孟。

  羅榮芬走上文學之路與她的母親有很大關系。15年前,羅榮芬的母親去世,失去之后的傷痛,讓她開始從靈魂深出發出“我是誰”這樣的疑問。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羅榮芬的血液里流淌著藏、白、漢、獨龍等民族的血液,在她的成長經歷里,內心的族群認同曾經困擾過她。正因為有過類似的困惑,她對母親和她的族群——獨龍族,有了強烈的情感認同。羅榮芬認為,建立在深厚的愛的基礎之上的寫作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羅榮芬的工作領域是社會科學研究,曾經因為想做一個真正的研究人員,她幾乎掐滅了自己的文學細胞。從2000年開始,斷斷續續在國外生活,她精神上的漂移感愈加強烈。也是在那些年,在異質文化相互沖撞的糾結過程中,羅榮芬對自己的族群生活、道德表象有了前所未有的明晰感,于是她正式踏上了文學創作的道路。

  2009年9月6日,羅榮芬走進了她夢寐以求的魯迅文學院,成為該院第12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少數民族作家班)的一員。羅榮芬記得,《中國國家地理雜志》執行主編單之薔在授課時說:“我國東部地區鐵路最密,產值最多,風景就多,那是制造出來的。西部真正美的地方沒有代言人。”這句話好像說到了羅榮芬的心坎上:她的家鄉很美,值得她一直書寫下去。

  羅榮芬的《我的故鄉河》(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年6月出版)是一部有別于傳統意義上的筆記體式的田野調查散文集,它不僅是作者四次獨龍江之行后靈魂深處進行有意義的回歸,更是“我是誰”這一疑問本身逃脫遮蔽而得以澄明和回答的結晶。在《我的故鄉河》中,她對母親的追思和歉疚,并試圖回歸和體驗母親式的生命情結始終彌漫于整部散文集。母親的不幸離世對作者內心產生無法撫平的傷痛,留下常人無法體會的陣痛和糾結,同時也堅定了羅榮芬的獨龍族民族認同感。確切地說,羅榮芬把對母親的思念、內疚等感情都轉移和投射到了獨龍江——這條有靈性而神圣的生命之河,進而通過“行走獨龍江”的方式進行著一場特殊的“對話”。

  誠然,由于各種因素的限制,作為人口較少民族的羅榮芬,其作品亦有明顯不足。但是我們深知這樣一個道理:獨龍江畔杜鵑的成長需要時間、陽光和雨露,再弱小的杜鵑花仍舊會散發出百花園中不可替代的獨特幽香。更多民族文化方面的知識,盡在傳統文化網。
 

分享到:0

關鍵詞:獨龍族文化,民族文化

上一篇:獨龍族唯一專業音樂人——阿普薩薩 返回頻道頁 下一篇:偉大的平凡人——獨龍族干部高德榮

傳統文化網

Copyright © 2013-2015 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 :0531-62336018 62336028
QQ:2921091492  魯ICP備12015922號-6   技術支持:亞寧傳媒
網站地圖  |  XML地圖
顶呱刮红樱桃